兩岸|Observe

臺生體驗大陸移動網際網路帶來的便利

我是劉馨宜,在北大新聞傳播學院讀研究生,從臺灣來北京近一年的時間,時間雖說不算長,但這段時間,我體驗到了與臺灣很不相同的生活方式,印象深刻的當屬移動網際網路的發展,可以說這幾乎滲透到了每個人生活的角角落落,像共享單車、微信支付、網路叫車、無人超市等等。與傳統方式相比,這樣的支付更便利、更簡單、更方便,就如同學所說的“只要身上帶著手機,基本上所有的吃、喝、住、行都能解決。”

 

接下來就以最近我逛北京的無人超市說起吧。走進盒馬鮮生,幾位身穿藍色圍裙的店員在門口迎接,親切的招呼到店客人,“下載盒馬鮮生的APP,有優惠卷可以領喔!”沒錯,一旦走進盒馬鮮生,由於商品只支援支付寶付款,來店顧客使用店家超強WI-FI下載“盒馬APP”,儼然成為一個標配。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QQ圖片20170804160803

對於初次踏入盒馬鮮生大門的顧客來說,“體驗”是一個掛在嘴邊的關鍵詞。你或許會想,超市有什麼好體驗的,不就是買個東西嗎?但對盒馬鮮生而言,可說是阿里巴巴對線下超市完全重構的“新零售業態”;對顧客來說,盒馬的定位不單是一家簡單的超市,是餐飲店、生鮮市場,也是支援快速配送的電商。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QQ圖片20170804160721

初次體驗盒馬鮮生,就像是劉姥姥逛大觀園一般充滿新奇,從商品選材、陳列、加工和整體購物體驗,處處都顯示著盒馬與傳統零售業的不同。其中,最吸引人眼球的絕對是天花板的懸掛煉系統!天花板上密佈著金屬鏈條的網格麻繩,這條運輸線肩負著商品到店、上架、揀貨、打包、配送等任務,工作人員通過智慧裝置去識別和作業,也是實現“三十分鐘極致配送服務”的關鍵。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QQ圖片20170804160729

根據我現場的觀察,店內商品從到店、上架、揀貨、打包、配送任務等,工作人員都是通過智慧裝置去運作的,以達到機器為主、人力為輔的運作模式。盒馬鮮生創始人兼CEO侯毅曾說,能做到30分鐘配送速度,在於“演算法驅動”的核心能力;系統分為前臺和後臺,使用者下單10分鐘之內分揀打包,20分鐘實現3公里以內的配送,實現店倉分離。

 

 盒馬鮮生的海鮮區,壯觀程度大概只有“驚豔”一詞足以形容,真有種自己在海洋世界的錯覺。海鮮區主要由冰鮮、冷凍、鮮活三個部分組成,其中,鮮活區的海鮮價格雖然不便宜,但活蹦亂跳的海鮮讓顧客完全不用擔心新鮮度。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QQ圖片20170804160809

“水產檔口”是附屬在海鮮區的加工平臺,為方便消費者可以實時享用到新鮮食材,也為了最大程度保留海鮮產品的營養,顧客在店內選購商品後,可直接在“海鮮吧”進行現場烹飪、現做現吃。 一邊是生龍活虎的海鮮、另一頭則是端上桌的海鮮大餐,盒馬提供的“一站式”體驗著實讓人印象深刻。

 

2016年1月,盒馬鮮生在上海推出首家門店後,一直被外界譽為「新零售」的典型代表,今年度更將市場拓場到了北京,並計劃年底前在全國範圍內開設至20家店。對一個普通消費者來說,盒馬若一直能保持著“高質量、低價格、個性化”的經營模式,輔以耳目一新的購物體驗,相較於傳統零售業,才能發揮其不可取代性。

 

在臺灣,更多的是24小時臺灣便利店,這算得上密度全球第一,而且還提供全年無休且服務多元。像“新零售”這種消費模式對年紀大的人來說或許不容易接受,但對於年輕人來說應該沒什麼問題,因為我們都喜歡嘗試新鮮事物,勇於挑戰自我。

(作者:北大新聞傳播學院讀研究生劉馨宜)

無人值守超市智慧演算法補貨 新技術“加持”下的零售店

2017-08-04

近日,作為阿里新零售排頭兵的盒馬鮮生在北京、上海三店同開,讓“新零售”一詞再度成為公眾話題。無論是阿里巴巴對銀泰百貨的私有化,還是亞馬遜收購全食超市,奪人眼球的新零售,正在構建出一個別具一格的商業形態。引領者們不斷嘗試著用新的語言,將技術與靈感融為一體,為大眾定義出一個精彩絕倫的未來空間或趣味藍圖。

創業者的野心加上資本的躁動,讓新零售的大風吹得甚是灼熱。但拋開各家對新零售紛繁複雜的定義,新零售可以呈現為哪些形態?新零售是“前所未有”還是“新瓶老酒”?更重要的是,有了新科技“加持”的零售企業,是不是就能跳出線性增長的困境,無往而不勝?

新零售有哪些“新”花樣?

“馬雲在去年10月的雲棲大會上提出了新零售概念。從今年開始,北京很多便利店、生鮮店紛紛推開新零售的大門,多種新零售形態在北京迎來集體爆發期。

作為阿里巴巴首個規模化落地的新零售產物,盒馬鮮生在北京也開了兩家店。記者日前實地探訪盒馬鮮生十里堡店看到,鮮活的俄羅斯帝王蟹與麵包蟹堆了滿滿一池,養著數百隻波士頓龍蝦的玻璃箱外更是人頭攢動。據瞭解,盒馬的海鮮類商品銷售佔比達到傳統超市的10倍以上。

生熟聯動也成為盒馬鮮生的主打賣點。顧客在購買完鮮活海鮮後,可在盒馬鮮生現場加工:蒜蓉粉絲蒸生蠔、香辣炒波士頓龍蝦、姜蔥炒麵包蟹……盒馬也為“逛吃”型使用者提供了簡單舒適的就餐環境,十里堡店水產區背後的餐廳可容納上百人同時就餐。餐廳還可提供北京分店獨有的水培菜和小火鍋。此外,顧客在盒馬鮮生門店附近3公里範圍內網上下單,30分鐘內就可配送上門。

移動網際網路技術的發展,也讓便利店出現新的樣態,自助裝置和無人值守模式正悄然興起。記者在海淀區蘇州橋的某國際青年社群內看到,一個佔地約20平方米的黃色“大盒子”坐落在小區一角,上面寫著“小麥便利店”。“小麥公社旗下的小麥便利店是一家支援無人值守模式的智慧便利店,它可以通過人臉識別來解鎖開門,購物讓顧客自助掃碼,線上支付。” 小麥公社副總裁全斌對記者介紹道,目前測試中的小麥便利店會根據每個社群不同的消費行為分析,在人流較高的時段配備一名店員提供服務及補充貨物,人流較少的時段比如凌晨則開啟無人值守模式。據悉,“小麥便利店”目前獲得1.25億元首輪融資,由洪泰基金、晨山資本聯合投資,這是繼斑馬資本投資便利蜂之後,便利店領域最大的一筆融資。

新零售有哪些“老”問題?

過去的十年來,零售業逐漸分化線上電商與線下實體,兩個陣營幾乎勢同水火。然而一些業內人士表示,這二者的增長在近年來都遭遇了較大困境,這才是二者尋求結合和突破的原因。

那每種形態的新零售究竟新在何處?“盒馬的核心能力是演算法驅動。智慧演算法已經滲透到了盒馬選品採購、銷售、最後物流履約的全流程當中。”盒馬鮮生公共事務部滕浩告訴記者,盒馬建立了一個以門店為核心的社群會員網路,通過演算法實現和消費者的個性化和場景化互動。

不過,傳統零售餐飲行業遭遇的問題,在盒馬鮮生那裡並未有效解決。記者在現場看到,不少人抱怨現做海鮮排隊人滿為患,盒馬App也未能提示排隊狀況,導致很多人排隊40分鐘,等候加工2小時。而且可能是刻意求新求變,盒馬鮮生店內規定下單購物必須下載盒馬App,且只能用支付寶付款,不接受現金或銀行卡等任何其他支付方式,這也給不少消費者增加了不便。

相比盒馬鮮生,智慧便利店對移動網際網路技術的運用顯得合理到位。“智慧便利店解決了傳統便利店經常遭遇的選址問題,所以建造啟動成本和選址試錯成本也要低很多。”洪泰基金管理合夥人彭創表示,人臉識別技術的應用也能夠提升便利店的防盜和內部管理能力,線上支付更是減少了人工的佔用。

開在望京、並未主打線上的果蔬好,也稱自己為新零售,則引發了不小的爭議。對此,著名網際網路專家、資深戰略執行顧問何萬斌表示,對新零售的理解,不能僅看定義,還應從本質出發。“新零售的本質就是通過新供給來創造性地滿足使用者需求,最終實現使用者的新消費。”何萬斌認為,果蔬好通過挑選美觀、新鮮的蔬果,突出專業化,滿足了顧客消費升級的需求,因此也是新零售,“新零售的定義只是個參照,每個企業有各自實際情況,不能生搬硬套,而要創造性地提出符合自身實際的新零售模式。”

新零售仍需迴歸零售本質

新零售正成為一個風口,但大風吹動下,零售企業究竟該往什麼方向走?

“阿里巴巴創造盒馬,不是要線上下開店,而是希望通過線上驅動淘系消費資料能力,線下佈局盒馬與銀泰商業,以及和百聯、三江購物等開展更豐富的合作形式,探索中國的新零售之路。”滕浩表示,模式跑通後,盒馬資料能力和技術能力會對合作夥伴開放共享。

“在線上與線下融合發展的模式中,移動網際網路時代建立起來的流量優勢和技術優勢依然能夠發揮效用,同時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被逼到牆角的線下門店同樣能夠發揮自身優勢獲得新生的機會。”阿里巴巴CEO張勇此前表示。

那對於其他零售企業而言,線上線下深度融合這一新零售模式是否成為標準樣板?“無論線上還是線下,如今零售的核心關鍵依然是展示介面、選品、位置、品控和運營管理,這些其實是不區分線上還是線下的。”彭創表示,對於每一個零售商來說,不斷通過提供一整套解決方案來滿足不論是使用者的效率還是體驗需求才是關鍵。

“談及新零售,最吸引人們眼球的是無人購物。但我們必須頭腦要清楚,無人購物一開始受熱捧很正常,因為很新奇。但是,新奇之後呢?你靠什麼來讓使用者繼續來你這購物?”何萬斌認為,終端使用者買的還是產品本身,如何讓產品在品質、價格、品牌、服務等方面不處於劣勢乃至擁有優勢才是需要考慮的問題,“任何新技術、新模式,最終一定要回歸到零售的本質。”

“新零售是沒有模式的,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實際情況,使用者的自身需求也不同,所以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提升效率、增進體驗需要企業自行摸索。”何萬斌表示,新零售再一次推進了零售行業的競爭升級,“發力新零售,只能說線上線下融合發展是大勢所趨,但企業不能盲目隨大流,看別人畫一個概念怎麼搞也這麼搞。和競爭對手相比要有創新,有不同,這才是企業做新零售要特別注意的。”

展開全文

移動支付應用場景越來越多 普及程度越來越高

2017-07-18

移動支付應用場景越來越多 普及程度越來越高

 

製圖:張芳曼

 

“逛商場買衣服掃一掃,請朋友吃飯掃一掃……出門不用裝錢包,只要帶上手機就夠了!”對於在北京市東城區某私企工作的趙佳佳來說,日常生活已經基本遠離現金,有了移動支付走到哪兒都很方便。

 

移動支付的發展,近幾年尤其快。中國網際網路絡資訊中心釋出的第三十九次《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去年12月,我國手機網上支付使用者規模增長迅速,達到4.69億,年增長率為31.2%,網民手機網上支付的使用比例由57.7%提升至67.5%。移動支付向線下支付領域的快速滲透,極大豐富了支付場景,有50.3%的網民線上下實體店購物時使用手機支付結算。

 

普及性越來越高

 

4.5億消費者去年71%的支付筆數發生在移動端

 

寄快遞沒帶夠現金?“用手機支付吧!掃一掃!”某快遞公司快遞員侯亮告訴記者,自從有了移動支付,他跟使用者都不用再擔心現金不夠的問題,收付款非常方便。不只是年輕人玩得溜,爺爺奶奶們也不差,移動支付的受歡迎程度超乎想象。最近,家住北京市朝陽區紅廟北里的趙大爺學會了移動支付,每天早上到附近的菜攤去買菜,挑好菜再用手機付款。

 

通過對海量使用者行為進行計算和分析,支付寶釋出了2016年中國人全民賬單。賬單顯示,移動網際網路已成為中國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4.5億消費者過去一年71%的支付筆數發生在移動端,超10億人次使用“指尖上的公共服務”。目前移動支付筆數佔整體比例高達71%,2015年這一資料僅為65%,移動支付滲透率的攀升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線下手機支付習慣的養成。

 

資料統計也證明,移動網際網路與線下經濟聯絡日益緊密,移動支付正以燎原之勢燃燒著。中國人民銀行釋出的資料顯示,今年一季度,銀行業金融機構共處理電子支付業務374.01億筆,金額756.84萬億元。其中移動支付業務93.04億筆,金額60.65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65.71%和16.35%。移動支付金額16.35%的增長與65.71%的支付筆數增長的落差,傳遞的正是移動支付金額小及交易頻繁的特徵,進一步說明這一支付方式的普及性越來越高。

 

再看全年資料,2013年至2016年,我國移動支付業務筆數由55.45億筆增至1228.6億筆,金額由10.75萬億元增至208.41萬億元,筆數年均增長率超過175%,金額年均增長率超過165%,移動支付發展之快顯而易見。

 

用途越來越多

 

轉賬付款、公共事業繳費、機票預訂……

 

在北京市朝陽區金臺里社區,小張的水果攤上掛著兩個二維碼。“八成以上的顧客都會用手機支付,不僅免去了準備一堆零錢的麻煩,還能防止找錯錢、收假幣,手機支付真是又快又好!”

 

移動支付應用場景越來越多。移動支付具有隨時、隨地、隨身的特點,與傳統支付方式相比,多應用於小額、快捷、便民等支付領域,如公共交通、旅遊、菜場、便利店、移動網際網路消費等。部分銀行手機銀行業務、非銀行支付機構錢包產品中嵌入與百姓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服務,如話費流量、火車票、機票、酒店預訂、網點門票、醫療、簽證、遊戲點卡、油卡代充、違章罰款等功能,移動支付生態圈正逐步形成。

 

新技術帶來新模式、新產品。近年來,移動支付市場主體積極推動新技術與移動支付應用深入融合,創新出新的業務模式和產品,不斷拓展移動支付業務應用空間,促進移動支付安全性和便捷性的提升。在客戶身份認證方面,開始逐步嘗試使用指紋、聲波、人臉識別等生物識別技術作為身份輔助驗證手段。

 

覆蓋面越來越廣

 

農村地區手機銀行開通數累計3.73億戶,去年手機支付業務筆數50.86億筆

 

長期以來,農村地區普通行政村一級的銀行機構網點基本處於空白狀態,農民要想辦理金融支付業務路途遠、困難多、成本高,村域支付結算需求受到抑制。隨著支付技術的發展和推廣,農村地區的支付環境持續改善,移動支付已逐步成為解決農村金融支付服務需求的切入點。

 

截至2016年末,農村地區網上銀行開通數累計4.29億戶,2016年發生網銀支付業務筆數98.29億筆,金額152.06萬億元;手機銀行開通數累計3.73億戶,發生手機支付業務筆數50.86億筆,金額23.40萬億元。

 

走出國門,隨著海淘市場快速發展和國內居民出境旅行大幅增長,我國跨境支付業務整體呈快速上升趨勢。近年來,商業銀行、銀行卡清算機構和非銀行支付機構積極將我國移動支付手段和技術向境外商戶拓展,將國內移動支付的業務模式和使用者體驗直接複製到境外,既方便了我國居民到境外旅遊消費,也將我國移動支付技術標準和影響力迅速拓展到全球,引領世界移動支付發展。

 

截至2016年底,中國銀聯已在境外160個國家和地區開通了銀聯卡受理,受理商戶近2000萬家,並積極將雲閃付和銀聯二維碼業務向存量商戶快速拓展。除此之外,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等非銀行支付機構的合作商戶也已覆蓋境外50多個國家和地區。我國居民到境外旅遊消費已可方便實現與國內一致的便捷購物體驗。

 

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有關負責人表示,移動支付正逐漸成為電子支付發展的新方向,國內移動支付產業呈現強勁增長態勢。相信在未來移動支付的產品成熟度和體驗感會進一步增強,將成為金融便民、利民、普惠的重要途徑。(記者 王觀)

展開全文

外國移動支付大咖網商大會談無現金社會:支付寶是我們的一個夢想

2017-07-12

一場叫“海燕”的颱風把菲律賓很多道路都破壞了,救災物資無法送入核心災區,但兩百萬美元救災款卻能及時送到了災民手上。這背後,靠的是菲律賓版支付寶。

 

7月11日,天下網商大會上,菲律賓移動支付公司Gcash CEO阿爾伯特·提尼奧和韓國電子錢包KAKAOPAY CEO 柳英俊同臺分享他們各自的無現金社會夢想。

 

外國移動支付大咖網商大會談無現金社會:支付寶是我們的一個夢想

 

提尼奧說,全國大大小小島嶼多達幾千座,線下銀行網點主要集中在幾個核心城市,不少島嶼全島都找不到一個銀行網點。因此,菲律賓迄今還高度依賴現金。這讓提尼奧堅信,發展移動支付,會讓四周都是大海的菲律賓變得四周都是“藍海”。

 

在韓國,90%公民都有信用卡,柳英俊說,韓國線下無現金程度比較發達,但是線上的使用場景就遠遠不如中國,因為韓國本土的電子支付沒有快速從PC時代切換到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線上支付的便捷度和安全性也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

 

柳英俊說,這就是KAKAO PAY推出的原因。眼下,KAKAO PAY的使用者發展到了1600萬,佔韓國總人數的三分之一。

 

現在,韓國人已經越來越喜歡、習慣沒有現金的生活。柳英俊還舉了兩個本土化的例子,韓國人喜歡玩遊戲,玩輸的人要給贏的人錢,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用KAKAO PAY轉賬,不再掏錢包。還有一個是,韓國人喜歡喝咖啡,請人喝咖啡也成為常見的社交,很多人現在通過KAKAO PAY給朋友送咖啡券,朋友可以線上用券買咖啡,然後等著咖啡送上門。

 

據瞭解,這兩家公司背後都有同一家中國科技公司的身影。2017年2月,螞蟻金服注資KAKAO PAY,幾天後又宣佈注資Gcash母公司,菲律賓最大數字金融公司Mynt。螞蟻金服希望利用中國的網際網路金融的經驗,攜手國際合作夥伴,在全球範圍內幫助更多的小微企業和大眾消費者,把普惠金融推廣至全世界,為全球使用者帶來微小而美好的改變。

 

“支付寶是我的一個夢想,” 提尼奧說,“對於螞蟻金服非常開放地提供技術經驗,我們非常感恩。” 柳英俊說他的夢想則是,支付寶和KAKAO PAY能打通,韓國人到中國,中國人到韓國,都能暢通無阻地享受無現金生活。 

展開全文

德國網紅阿福:想把中國的移動支付帶回國

2017-07-06

德國網紅阿福:想把中國的移動支付帶回國

 

“中國朋友一直在學習德國的工業4.0,是時候德國人也該向中國學點什麼了。”

 

一個名叫阿福的“萌萌噠”德國網紅近日在微博和臉書上同時發表了一封致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公開信,呼籲德國向中國學習轉型無現金社會。這封公開信引發了不少關注。

 

阿福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成為網紅並不是他的初衷,他希望向德國介紹一個真實的中國,做一個增進中德文化交流和友誼的橋樑。

 

“德國人也該向中國學點什麼了”

 

日前,阿福在給默克爾的信中,強烈呼籲德國學習中國締造無現金社會的成功經驗,“中國朋友一直在學習德國的工業4.0,是時候德國人也該向中國學點什麼了。”

 

阿福在採訪中表示,德國人比較保守,很難接受新的東西;相比之下,中國人比較有創意和靈活性,很願意嘗試新事物。

 

他擔心,現在很多德國人還很享受慢節奏的生活,但是再過十年,情況就會變得很危險,跟不上中國的發展。希望德國人能睜開眼睛看一看中國有那麼多值得學習的地方。

 

有不少德國網友在阿福臉書賬號下留言,期盼默克爾總理給阿福回信,支援德國加快接受新技術的步伐。

 

“想把移動支付帶回國”

 

畢業於上海復旦大學中文系的阿福在上海生活已經超過10年,是“阿拉上海女婿”。在微博上,他的標註為“熱愛中國的德國快樂小胖子”!

 

阿福經常釋出一些在中國的生活經歷和感悟,用詼諧幽默的段子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比如中國的美食、身邊的新事物、日常生活等等。

 

今年,德國接棒中國成為G20主席國,在阿福看來,這是中德之間的緣分。去年杭州G20峰會期間,阿福還體驗了一把上海—杭州“無現金一日遊”,並把這段難忘的經歷發到網上。

 

令阿福體會最深的是,中國正在進入“無現金時代”。他表示,最想把移動支付帶回德國,因為在中國,無論打車還是交水電費,甚至在街邊買花都可以靠手機解決;就連他六十歲的岳母也能熟練使用移動支付。

 

“我更加是一箇中德文化的橋樑”

 

現在,很多人叫阿福“網紅”,但他並不喜歡這一稱呼。“我希望能夠通過我的視訊作品來改變觀眾的生活,給他們傳遞正能量,這才是我的目標。”

 

在採訪中,阿福對記者提到,他有小小的夢想:那就是希望可以讓更多的德國人瞭解中國,讓更多的中國人瞭解德國。

 

“德國人和中國人沒有想象的那麼不一樣;我們都有對生活和夢想的追求,都希望家人幸福安康。”阿福說,“我每次回到德國也很願意接受電臺,電視臺和報紙的採訪,這樣可以讓更多德國人瞭解,中國其實是一個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陌生,或者不一樣的地方。我覺得我更加是一箇中德文化的橋樑、中德友誼的橋樑。”

 

(編輯:劉新 王鍾毅 部分文字來源於人民日報、環球時報)

展開全文

中國移動互聯技術進軍日本 掀起別樣“中國熱”

2017-07-04

中國移動互聯技術進軍日本 掀起別樣“中國熱”

顧客在東京繁華街區澀谷商店內體驗“掃碼支付”。呂少威攝

 

近年來,伴隨著“走出去”的中國旅日遊客增多,倡導“移動互聯、互通生活”的中國網際網路企業也相繼進軍日本,在各個領域“開疆擴土”,受到了海外的關注和熱議。

 

3日,在東京著名繁華街區澀谷,中國企業騰訊旗下的“微信支付”全球第100家旗艦店正式落地了。此次微信支付與日本大型連鎖超市“唐吉訶德”合作,在日本國內包括涉谷、新宿等重要商圈的37家連鎖店接入微信支付。

 

微信支付跨境業務運營負責人殷潔向記者介紹道,日本6月單日交易額峰值是1月峰值的40倍,而微信支付筆數,則上漲了16倍。隨著客單價的持續提高,日本商家對微信支付的熱情不斷高漲。“不帶錢包”的生活方式正悄然走進日本社會。

 

而與微信支付幾乎同期打入日本市場的支付寶也在默默拓展業務。2015年下半年中國遊客掀起“爆買”熱潮,日本頗具人氣的百貨商店高島屋、BicCamera等自然成為了其落腳的第一站。目前,各大城市的機場也成為了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共同關注的焦點。

 

在中國國內已家喻戶曉的摩拜“共享單車”上月宣佈正式進入日本,計劃7月中旬在日本部分地區開展服務,年內將擴充套件至約10個城市。摩拜在中國落地生根的一年多時間內共投放了500萬輛共享單車,很大程度上解決了“最後一公里”的困擾。為了緩解交通擁堵、提倡綠色出行,英國和新加坡已決定引進摩拜,日本為該公司的第三個海外市場。很多日本人對這一來自中國的“新鮮玩意”表示關注,希望在便利生活的同時能做好資訊、硬體管理。

 

剛從早稻田大學畢業的日本大學生吉川熊太曾有過一年的北大留學經歷,他告訴記者,他很懷念在北京的“移動支付”生活,打車、外賣、購物,基本上能想到的所有生活場景都可以用一部手機解決,掃碼支付“很酷”,很便利,希望以後更多地方能使用移動支付。(中新網東京電 記者 呂少威)

展開全文

中國移動支付風靡全球

2017-06-28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timg

 

資料圖

 

“在中國,如今的生活簡直方便得不可思議!一旦有了手機,就什麼都能做,哪兒都能去,什麼都能買。”在中國生活過的韓國人車東鉉這樣由衷地感嘆道。

 

目前,像車東鉉這樣為中國的創新發展點讚的人越來越多,無論是來過中國的外國人還是從國外回來的中國人,他們體驗過中國的便利生活後,毫不吝嗇對中國的讚美。“外賣令人無法拒絕”,“淘寶無所不能”,“全新體驗,開啟新世界大門……”

 

在中國多數城市,手機移動支付無所不能,商場、飯店、超市……甚至菜市場裡都隨處可見二維碼的身影,一個小小的二維碼卻蘊藏著大大的能量。

 

來自美國的瑪麗現在在北京做英語教師。她對中國的移動支付感到驚奇,她說學會使用移動支付就像“青少年時代第一次使用信用卡一樣”。同時,移動支付有時也能幫她的大忙,比如在麥當勞快餐店裡,不會中文的她不必去櫃檯與服務生交流,而在手機上就可以完成點餐和支付。在北京五道口的帝瑪進口超市,使用移動支付的結算櫃檯不需要排長隊等候,而其他多數西方人使用現金,則需要排較長時間的隊才能結賬。

 

李華在美國生活學習了3年。去年回到國內後,國內外賣和網購的迅速發展令她十分驚訝。

 

“物流速度真是太快了,在天貓超市上買的東西第二天就能夠收到,而且快遞員還送貨上門,服務態度也不錯。”她感嘆道,“這在美國是不可想象的,因為在美國,網購的商品通常需要一兩週才會收到,而且郵遞員也只是把包裹放在公寓樓下,大家要自行尋找自己的包裹。”

 

除了便捷的物流,網上琳琅滿目的商品和便宜的價格也令她大呼“方便”。“在淘寶上幾乎可以買到所有東西,實在是太方便了!大家似乎已經習慣,需要什麼東西就去淘寶上找。”她興奮地說,“而且國內電商眾多,彼此之間的競爭比較激烈,因此商品的價格偏低。包郵更是貼心之舉。”

 

美國網站上,許多在中國生活的外國人稱讚,中國的外賣美食好吃又便宜,同時保證按時送達,“令人無法拒絕”。外國網友稱“中國人用不可思議的嚴謹態度,在預約時間內送達”。

 

他們表示,更不可思議的是,在手機上用外賣APP點餐什麼都有。烤鴨(帶麵皮、甜麵醬)、麻辣火鍋(不含鍋)、烤魚……至於常見的披薩、麵條、水餃等,外國網友稱“毫無技術含量”。

 

中國移動支付風靡全球

 

2017年3月17日,在北京市石景山區銀河大街,幾輛共享單車停放在共享單車推薦停車點。(新華社記者張晨霖攝)

 

一個在國外生活了很久的華人回國辦事,在北京體驗了滴滴打車和高鐵後感慨萬分,“都是全新體驗,感覺像打開了新世界大門”。

 

車東鉉對中國的共享單車更是深有感觸,“中國是一個自行車大國。2002年,第一次來上海的時候,我對自行車的印象比較深。每天早上大家都騎自行車去上班、上學,川流不息很是壯觀”。15年後的中國,大街小巷隨處可見各式各樣的共享單車,“我覺得這很創新。比如說,我從上海閔行區到徐彙區坐公交車去交通大學,但下車後到交通大學還有些距離,那時正好有共享單車,步行20分鐘的距離,騎車5分鐘就到了。我覺得這非常好!”

 

移動支付就是這樣方便快捷,難怪如今許多人感慨,出門可以不帶錢包,但不能不帶手機啊!連外國人也被它“圈粉”,移動支付儼然已成為了一張閃爍著當今時代光芒的中國名片。

展開全文

大陸“共享經濟熱”吸引臺企目光

2017-07-19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003t315fzy74HPgjmoj03&690

 

作為一種新興經濟形態,共享經濟在大陸呈現“爆發式”增長態勢,並迅速滲入衣食住行遊等諸多領域。席捲而來的熱潮,也吸引了一些臺資企業的目光。

 

定位於“新形態空間經營者”的臺灣成旅集團近日在上海宣佈,在大陸佈局的首個“成旅商務中心”正式落戶上海虹橋商務區。

 

成旅商務中心總經理葉建志介紹說,成旅商務中心主要面對小型商務辦公人群。不同於傳統商務中心及新興眾創空間的模式,這個中心在營造公共空間和社群的同時,注重在空間和網路環境等設計方面滿足入駐企業的隱私保障需求。

 

據悉,自2016年11月試營運以來,成旅商務中心上海虹橋館入住率已近八成,除本土企業外,也有來自美國、西班牙等國家和地區的企業。

 

成旅集團在臺灣深耕酒店及物業管理領域數十年,在大陸也早有佈局。藉此次大陸首個成旅商務中心正式營運之際,成旅集團又公佈了全新戰略。該集團董事長黃炳彰表示,大陸一直是成旅集團最重要的市場之一,集團希望借成旅商務中心這個新事業體,分享大陸“共享經濟”的發展機遇。

 

國家資訊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與中國網際網路協會分享經濟工作委員會聯合釋出的《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7》顯示,分享經濟正成為最活躍的創新領域。據估算,2016年中國分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為34520億元,比上年增長103%。

 

正在謀求轉型的臺資企業,自然不願錯過這一新的“風口”。6月在廈門舉行的“兩岸迴圈經濟發展論壇”上,臺灣中技社執行長餘騰耀表示,對大陸共享經濟發展“很佩服”。在他看來,“可以租就不用買”的“分享”,對於迴圈經濟的發展有很大幫助。一些臺企也表示,在投資共享經濟時會更加註重可持續性。

 

葉建志透露,成旅商務中心後續計劃在北京等大陸城市陸續布點,但會採取“做好一個再安排下一個”的保守策略。黃炳彰則表示,會在前期周密籌備及良好互動的基礎上,發掘大陸市場商機。據新華社上海電 (記者潘清)

展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