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保護人民人身權、財產權、人格權 保護人格權 彰顯現代法治理念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加快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依法打擊和懲治黃賭毒黑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保護人民人身權、財產權、人格權。這是“人格權”一詞首次寫入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報告。這樣的表述有何重大意義?我國人格權保護的現狀如何?怎樣落實對人格權保護的新要求?對此,記者採訪了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楊立新、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劉凱湘、復旦大學法學院教授劉士國。

 

保障人的地位和尊嚴的重要措施

 

記者: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保護人格權,您認為有何意義?

 

劉凱湘:1986年民法通則就規定了民事主體的人格權。今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我國民法典的開篇之作——民法總則,專設“民事權利”一章,該章的前兩條就是關於人格權的規定,包括第109條的一般人格權和第110條的具體人格權。一般人格權包括人身自由和人格尊嚴,具體人格權包括生命權、身體權、健康權、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隱私權、婚姻自主權等。人格權特別是人身自由和人格尊嚴在我國憲法中也有規定,是公法上權利和私法上權利的結合。十九大報告將人格權與人身權、財產權並列加以保護,充分體現了執政黨的現代法治理念,順應人權和人格權保護的歷史潮流,彰顯人文關懷,把對人民的權利的保護放在至高的地位。

 

楊立新:人格權的核心是人格尊嚴,十九大報告提出保護人格權,繼承了民法通則加強人格權保護的優良傳統,是保障人的地位和尊嚴的重要措施,是實現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的基本要求,是順應人民呼聲,保障民生,實現人民當家作主,實現人的價值的應有保障,是黨的根本宗旨的體現。

 

劉士國:黃賭毒黑拐騙,是侵犯人格權的嚴重違法犯罪行為和典型侵權行為。打擊和懲治黃賭毒黑拐騙將有力保護人民人格權。此外,保護人格權也是適應社會主要矛盾變化,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尤其是對人的全面發展的需要。人的全面發展不僅是享有充分的財產權,也應享有充分的人格權。這樣,人才能更有尊嚴,更能實現人的價值。

 

保護人格權的呼聲更加強烈

 

記者:我國人格權保護現狀如何?面臨哪些挑戰?

 

楊立新:我國加強人格權的法律保護,是從改革開放之初開始的。近40年來,我國的人格權保護從立法、司法以及理論研究,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立法上,從民法通則、侵權責任法到民法總則,都強調保護人格尊嚴,保護人格權,使我國保護人格權的水平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人格權受到法律的全面保護。最高人民法院總結司法經驗,作出司法解釋,將立法創造性地落實到實踐中,使人格權得到實實在在的保護。人格權法理論不斷髮展,展現了法治國家民法和人格權法理論發展的應有水平。

 

當今時代,科技迅猛發展,網際網路、雲端計算、大資料和人工智慧不斷迭代更新,使人格權保護面臨更加複雜的局面,保護人格權的呼聲也更加強烈。例如,智慧機器人的出現,對人的尊嚴和人的地位提出挑戰。網際網路時代,“人肉搜尋”、個人資訊洩露、電信詐騙、網路侵權頻頻發生,在新的科學技術挑戰面前,只有更好地保護人格權,才能更好地維護人的尊嚴和地位。

 

劉凱湘:改革開放30多年來,我國經濟社會不斷髮展,法治不斷進步,人民的人格權實際享有水平和司法保護程度不斷得到提升。但不可否認的是,各種侵犯人民人格權的行為和現象仍然很突出。現實生活中人民的隱私權、肖像權、名譽權、健康權、姓名權甚至生命權都有可能受到不法侵害,這種侵害既有可能來自於公權力機關及其工作人員的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枉法等,更可能來自於民事主體相互之間的侵害,法院每年受理的各種侵權糾紛案件特別是侵犯自然人人格權的案件一直處於上升狀態。

 

把人格權保護提高到新水平

 

記者:那麼,我們該如何加強人格權保護?

 

楊立新:落實十九大精神,保護好人格權,最重要的就是在編纂民法典的歷史機遇中,在我國的人格權立法的現有經驗基礎上,加強和完善人格權法建設。目前,民法總則已經頒行,編纂民法典的第一步任務已經完成,對人格權的規定,有了最基本的原則。民法總則給人格權立法打下了基礎。

 

但是,從邏輯體系上看,民法總則對人格權的一般原則作出了規定,如果對人格權沒有在分則中像物權、合同、侵權責任、婚姻家庭以及繼承那樣設立分編,在邏輯上是有問題的;從立法內容上看,人格權立法只有總則中的一般性規定,而沒有對生命權、身體權、健康權、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隱私權、人身自由權、個人資訊權等內容作出具體規定,因此,也應該在民法分則中規定專門的人格權分編,規定人格權的具體內容,在人民知道自己享有哪些人格權的基礎上,能夠更加清晰地知道自己享有的這些人格權究竟有哪些權利內容,怎樣行使好自己的人格權;從人格權保護的措施上看,民法總則僅僅規定了一般規則,還需要規定具體的保護措施,使人民享有的人格權能夠得到落實,使人民在人格尊嚴、人格地位以及具體人格權方面,得到人格權所體現的實實在在的實惠。

 

劉士國: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要求民法典必須對人格權進一步作出規定。民法總則第五章民事權利用三條規定了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享有的人格權,是世界上規定人格權種類較多的民法典,進一步彰顯了民法典是中國人民的民事權利的宣言書。但是,民法總則沒有對人格權的基本含義作進一步規定。而侵權責任編也不宜對人格權的含義和具體內容作出規定。比如姓名權,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姓名權的立法解釋就有三個方面的規定。其他人格權種類更為複雜,作為完善的法典應對這些權利作出詳細而具體的規定。

 

劉凱湘:很多國家通過立法的修改或者司法判例完善了人格權制度,人格權的具體型別不斷豐富,新的人格權型別不斷加入到人格權大家庭,特別是隱私權、名譽權以及人格尊嚴等。時至今日,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國家的民法典將人格權獨立成節、成章甚至成編。民法總則專設“民事權利”一章,民法典分則將對該章中列舉的各種民事權利進行規定和細化,物權、債權、婚姻(親權和親屬權)、繼承權都將有獨立的編來進行細化,股權將有專門的公司法、證券法加以規定,但如果被該章列為最重要的人格權沒有獨立的編來加以規定和細化,就是不合理的。人格權不僅應當獨立成編,而且,根據民法總則“民事權利”一章對各種將要在分編中予以細化規定的主要民事權利的排列順序,人格權應當作為總則編之後的第一編。希望通過編纂民法典,落實十九大報告精神,把我國人格權保護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