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Observe

蔡當局抽刀斷水 難阻“人才西進”浪潮

近日,一張照片在兩岸走紅:烈日當空的廣州中山大學校園裡,一群臺灣高中畢業生排著長隊,滿心期待地排隊參加招生面試。無獨有偶,曾參與研製“雄風”導彈的一名臺“中科院”主任工程師,近日也公開表示蔡當局“年金改革”導致人心思變,自己希望擇木而棲,到大陸講學。這兩則訊息背後是近年來持續而愈發強勁的臺灣“人才西進”浪潮。在大陸強勢發展勢頭的主導下,蔡當局雖刻意攔阻,卻只能說抽刀斷水、徒勞無功。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在大陸高校排隊等面試的臺灣高中生 (圖源:環球網)

 

在大陸高校排隊等面試的臺灣高中生 (圖片來自環球網)

 

                                                                 “惠臺政策”落地,臺生赴陸倍增

 

今年中山大學、廈門大學等高校收到的臺灣高中畢業生的報考申請,普遍比往年增加了3-6倍。巨集觀而言,大陸近年來接續推出的“惠臺新政”是這一現象的直接動力。

 

一是大陸不斷放寬臺生考錄門檻。大陸從去年10月,放寬了臺灣地區高中生申請大陸高校的學測成績標準,併為成績不佳者開放讀預科的通道。從前,臺灣學生學測成績達到頂標級(成績前12%),一般是島內能考上“中字輩”公立大學的學生才申請得到大陸高校; 2011年,大陸將此標準放寬至前標級(前25%);現在,大陸的錄取標準進一步放寬到均標後,意味著半數臺灣學生有資格申請大陸大學。

 

二是大陸持續為臺灣人才赴陸創造理想條件。與此同時,大陸不斷落實“同等待遇”也是吸引臺生來陸的誘因。在“惠臺31條”中有19條措施是著力於為臺灣同胞在陸學習、創業、就業和生活提供同等待遇。可以預見,兩岸中國人在生活方式、價值觀念上的差異會越來越小,再加上同文同種、血脈親緣的天然優勢,大陸必然會成為臺灣學生留學、工作的首選。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臺灣青年在大陸招聘會找工作。(網路圖)

 

臺灣青年在大陸招聘會找工作。(網路資料圖)

 

                                                                    臺灣榮景不在 迫使“人才大逃亡”

 

2005年臺灣人赴海外工作人數為34萬人,2015年暴增至72.4萬人,10年來成長超過一倍之譜,而2015年以赴中國大陸者(58%,42萬人)最多。蔡當局任內,這一數字顯然會更為誇張。英國牛津經濟研究院“2021 全球人才報告”預測,到2021年,臺灣人才外流將達到世界第一。本質上,大陸釋出的政策利多是外因和催化劑,內在驅策臺灣青年出走乃至形成“空巢危機”的背後,是臺灣自身結構性的治理失靈、經濟停滯、低薪困境和學用落差。

 

一是逃離臺灣產業停滯而低薪難解的經濟環境。低薪環境是臺灣人才大量外流的“罪魁禍首”,其背後又有著複雜的原因。其一,臺灣多數產業轉型升級失敗、利潤降低。一方面,臺企在大陸面臨陸企崛起,舊產業轉為競爭激烈的紅海;另一方面,在保守短視的產業政策和意識形態擔綱的政治環境中,臺灣錯失上一波產業轉型機遇,無法孕育更強的新產業,不但被其他“亞洲小龍”甩開,在行動網路、新能源、新媒體、金融創新、大資料、生物技術與智慧製造等領域更落後於大陸。臺企整體利潤率下滑,難以開出高薪給高階人才。其二,寡頭分贓和分配不均的政治經濟制度逼走青年。在主政者“吃銅吃鐵”揮霍下,臺灣面臨高負債、高物價、高電價、低收入“三高一低”的窘境,經濟基本面每況愈下,生活水平倒退十年以上,導致人才用腳投票。近年來,蔡當局超徵稅收累積達五千億(新臺幣,下同)卻說不清稅款流向,債務更攀升至5.4兆,同期還爆發浩鼎案、兆豐案、慶富案和“前瞻計劃”等醜聞弊案與政治分贓,以及“勞基法幫資本修惡”、“年金改革公然掠奪”,更加劇了民眾為低薪買單的惡感。臺“師鐸獎”得主、臺中惠文高中教師蔡淇華就直言:“低薪逼走許多有競爭力的人,這是大家感受到的‘真實臺灣’”。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近年來臺灣陷入成長乏力的“悶經濟”,才是一切的罪魁禍首,青年群體卻被稱為“悶世代”。

 

近年來臺灣陷入成長乏力的“悶經濟”,才是一切的罪魁禍首,青年群體卻被稱為“悶世代”。(網路資料圖)

 

二是逃離臺灣對立分裂而不思進取的社會環境。有支援孩子到大陸就學的臺灣母親表示,“臺灣只會罵來罵去、互相指責,沒有共同目標;小孩滿足於小確幸,沒有可以做夢的環境”。這是一種頗具代表性的觀點。臺灣自所謂“民主化”以來,社會圍繞頻繁的選舉,長期陷入意識形態內鬥、族群分裂而難以自拔。而對於高階精英人才來說,他們更需要廣闊的空間和舞臺,更看重職業的挑戰性和自由度。一個例子可以見微知著,蔡當局竟因“等不及”而叫停一個精密半導體儀器的研發計劃,而要求將資源投入“短期內可以賣錢的技術”。

 

三是逃離臺灣被綠色汙染而質量每況愈下的教育環境。其一,臺灣教育質量全面下滑。有學者指出,臺灣從基礎教育到高等教育積弊日深,從資金、教務到教科書無一存在結構性缺陷。臺灣高等教育投入越來越少,高等教育質量遠遜大陸,讓最優秀的學生用腳投票。臺灣高校在泰晤士世界大學排名中連年退步,臺灣大學已滑落到第198名;而大陸北京大學卻高居第27名、清華大學為第30名;大陸頂級大學仍然只面向臺灣頂標級學生,廈大臺生報考翻了3倍,都是頂級學生;通過清華大學73級分面試線的頂標生也被刷下一半。其二,蔡當局以政治之手綁架教育。臺灣教育質量驟降也源自政治的侵害。蔡當局上臺以來,在進一步深化“臺獨課綱”,製造了“一中承諾書”、“陸生共諜案”、“臺大中國新歌聲鬧場事件”等鬧劇後,更殫精竭慮,傾各“部會”之力,甚至不惜以潘文忠、吳茂昆等兩任“教育部長”為犧牲,堅定駁回臺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聘任,堅持“政治干涉校園自治”。諷刺的是,在“卡管”導致臺大校長懸缺一年之時,臺大主辦的“國際校長會議”遭許多大學回信稱“主辦學校沒有校長,只能派副校長參加”,可預計臺大國際排名將繼續受累,臺灣整體教育的國際化水平也受影響。其三,綠色意識形態禍亂校園。有家長形容,校園內被民進黨豢養的職業學生猶如“政治乩童”,只要嗅到跟政治有關的場合,便如受“臺獨神主牌”感應似的紛紛起乩、傾巢而出,歇斯底里般地四處焚旗、潑漆、拆銅像,比精神病人還瘋狂。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蔡英文當局對大陸展開報復的目標,又瞄準了教育界的“百校千生”活動,阻撓兩岸中小學生交流。

 

蔡英文當局對大陸展開報復的目標,又瞄準了教育界的“百校千生”活動,阻撓兩岸中小學生交流。(據資料圖)

 

                                                                蔡當局抽刀斷水,難阻兩岸融合發展大勢

 

令人遺憾的是,面臨兩岸人才交流融合的大趨勢,蔡當局非但不自省,反而充滿敵意和惡意進行各種報復。蔡當局先是以“國安”層級丟擲多項“留才政策”抗拒兩岸融合發展的一體化程序,繼而報復性地以“綠色恐怖”展開對兩岸文教、學術領域交流往來的打壓和限制。

 

近日,在“卡管”事件持續發酵之時,“臺大校長遴選會”委員傳出遭北檢電話約談。這股“綠色恐怖”妖風隨即又吹入臺灣高中校園,桃園市武陵高中及臺北市建國高中等學校校長遭“教育部”與“調查局”調查是否有“鼓勵學生赴陸”之嫌。受當局各種形式“關切”的學校遍及島內北中南東部,令校方倍感壓力。近來,蔡當局又針對“惠臺31條”,啟動徹查在大陸掛名師資的各大專院校教師,“教育部”要求公私立大學參與大陸相關的國家計劃需報備核定;“科技部”則禁止公立大學教師和私立大學專任教師到大陸任課。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卡管

 

欲哭無淚管中閔(網路資料圖)

 

相較臺灣的螺旋式下沉,大陸30年的高速發展所帶來的國家強盛、社會進步和文明提升,讓中國人再一次擁有了實現夢想的機遇。近日,瑞士洛桑學院公佈的《IMD世界競爭力排名》,臺灣排名17比去年退3名,中國大陸排名13名,連續3年超過臺灣。類似的事實為島內青年不斷帶來的認知重塑和“震撼教育”,帶動了他們對大陸的發展模式、成就的認同,增加了他們融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浪潮,實現自我價值的意願。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因熱心開展兩岸青年交流交往活動,積極促進臺灣青年在大陸創業就業,以及積極推動平潭綜合實驗區的開放開發,臺灣青年林智遠被福建省委、省政府授予“福建省勞動模範”稱號。(福建省臺聯 周雄銘 攝)

 

因熱心開展兩岸青年交流交往活動,積極促進臺灣青年在大陸創業就業,以及積極推動平潭綜合實驗區的開放開發,臺灣青年林智遠被福建省委、省政府授予“福建省勞動模範”稱號。(福建省臺聯 周雄銘 攝)

 

一是大陸能夠提供更優渥的薪資待遇和更富競爭力的發展環境。其一,臺灣大學畢業生起薪只有22K(2萬2000元),低於大陸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水平;而臺灣學術界精英待遇處於全球后半段,教授平均最低月薪為教授最低標準為93000元,是澳門的1/2,香港的1/3。而大陸則相對具有更充足的資本和機遇。許多高校為臺灣教師開出2-3倍的工資,山東大學等大陸高校則動輒開出40萬元人民幣年薪的待遇。除了編制內的收益,面向高階人才的“長江學者計劃”和已向臺灣教師開放的“青年千人計劃”等,甚至能提供數倍於平均年薪的工資和補貼,其所附加的高標準學術要求也是對學者自身的激勵和促進。其二,從“211”、“985”到“雙一流”,大陸的充足財力和長遠規劃,保障了頂尖高校的資源積累與國際化水平;同時,大陸高校學生來自各省精英,競爭性強,學習風氣比臺灣佳。一位臺灣教授表示,雖然意識到不能讓孩子留在臺灣當“媽寶”,但就有臺灣孩子到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一年,就因跟不上功課返臺而重考上了政治大學法律系,這同樣並非個例。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以機器人作為早教工具開發孩子智商,臺灣青年徐國峰的特色創業不僅在臺灣站穩腳跟,還叩開了大陸早教市場的大門。圖為徐國峰(右)教學生設計機器人運動程式。 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攝

 

以機器人作為早教工具開發孩子智商,臺灣青年徐國峰的特色創業不僅在臺灣站穩腳跟,還叩開了大陸早教市場的大門。圖為徐國峰(右)教學生設計機器人運動程式。( 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攝)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來自臺灣的范姜鋒成為獲得福建五四青年獎章的首位臺灣青年。(圖片源自《今日海峽》)

 

來自臺灣的范姜鋒成為獲得福建五四青年獎章的首位臺灣青年。(圖片源自《今日海峽》)

 

二是大陸能給臺灣學生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的自由發展空間。在兩岸此消彼長之際,大陸不但在基礎建設領域趕超臺灣,在移動支付、共享經濟等領域也遠遠領先於制度落後、觀念保守的臺灣。更重要的是,在有志青年最看重的創業空間和發展前景上,兩岸也有云泥之別。臺灣新一代已開始從村上春樹的“小確幸”的自我麻醉中覺醒,越來越多的人認為只有大陸才能為他們的夢想落地提供機遇和空間。他們寄希望在大陸熱火朝天的創業空間中,像創立OFO、摩拜的大陸“80後”、“90後”青年戴威、胡瑋煒一樣開創新的人生、實現新的可能。在陸臺生劉育彤、馮櫳儀等表示,她們在大陸有機會在騰訊、阿里巴巴這樣的巨型企業實習、工作,跟臺灣市場規模比真是相差太多;而臺灣年輕人在臺創業大部分都是“開奶茶店”,在大陸則可以在“很酷的網際網路新領域創業”。兩岸的潛機與大勢正是在這樣的點滴脈動中,涓流成川、浩浩湯湯。

 

圖片預設標題_fororder_5月25日,2018世界製造業大會和2018中國國際徽商大會“臺企專案對接活動”在合肥舉行

 

5月25日,2018世界製造業大會和2018中國國際徽商大會“臺企專案對接活動”在合肥舉行(資料圖片)

 

在現今知識經濟與資訊透明化的時代裡,未來學子的自主性不斷增強,出走趨勢已難阻擋。本質上,兩岸間的人才自由流動是由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大陸自身發展所主導,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而蔡當局愚蠢的防堵措施,卻只能說抽刀斷水、徒勞無功,既不會解決自身危機,還會產生負面效應,落得政治干預教育罵名,更直接惡化兩岸關係。

 

                                                        (作者系中國社科院臺灣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劉匡宇;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