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擔憂美國發動貿易戰傷及在華日企

7月6日,美國宣佈開始對34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徵25%的關稅,發動了世界經濟史上規模最大的貿易戰。這已傷及日本在華企業利益,日方對此感到不安。而日本一些有識之士認為中國將贏得最終的勝利。

 

共同社7日訊息,日本政府預測,在華日企每年至少有757億日元出口美國產品受到影響,主要涉及影印機、汽車等關聯產業。日本廣播協會(NHK)8日在節目中提到,美國發動這場貿易戰可能將動搖日本經濟的骨架;日本銀行近期調查顯示,日本大企業擔心美中貿易摩擦進一步加劇升級並長期化,乃至引發世界性經濟風險。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受制於日美同盟關係,向來不敢正面批評美國。而在6日日本內閣會議後,一些內閣成員各自表達了傾向性立場。

 

副首相兼財務相麻生太郎表示,有必要關注是否能避免(觸發相互)報復性關稅的升級。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任何貿易措施都應符合世界貿易組織(WTO)協定;日方將繼續切實注視事態的發展及其對日本和其他國家的影響,並敦促美中雙方保持克制。經產相世耕弘成表示,世界各國產業正通過全球性產業供應鏈密切關聯,日本企業必須分析(美國發動貿易戰的)影響並採取必要的行動。

 

實際上,安倍近期也曾間接表達過自身的看法。在7月1日的RCEP部長會議東京回合的致辭中,安倍就提出了“一個亞洲”的口號,強調要高舉推進世界自由貿易的大旗,認為亞洲經濟是可以也能夠一體化的,還表達了對世界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嚴重憂慮。經產相世耕弘成在會後的記者會上就安倍上述發言解釋稱,安倍首相推動年內達成RCEP框架協議的決心是清楚的。

 

日本國內對美國發動貿易戰的深層憂慮,從其他政治領導人的講話中也可見一斑。自民黨政調會長8日表示,2019年將面臨天皇退位、參院選舉等大事,對日本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年份,必須站在誰擔當領袖、用什麼體制才能妥善應對的立場來思考(今年9月的黨總裁選舉)。

 

實際上,日本明年還面臨是否決定再次提高消費稅、如何設定橫濱G20峰會經濟議題等重要內外課題。隨著東京奧運臨近,內外對日本財政健康和後奧運經濟出路問題的憂慮不斷加重。如果美國持續發動全球性貿易戰,必然重新生成以美國為中心和以美國規則為基準的封閉式經貿圈,那麼日本又該何去何從?但是,日本經濟與東南亞和中國等亞洲市場的關係正變得越來越緊密,一旦這些市場被美國貿易戰打垮,那麼日本經濟根本無法自全。這是關乎日本國家戰略選擇的問題。

 

圍繞中國的應對策略和措施,道紀忠華智庫日本首席代表後藤錦隆7月5日對本報記者表示,美國發動的這場貿易戰是錢的問題,更是意識形態問題,是一場超級規模的大國博弈,其得失成敗正關乎未來全球權力格局與人類文明發展方向,中國和各方不應心懷僥倖或疏於防範;從中方近期的反應和行動看,中國領導層是十分高瞻遠矚而且有理有節的。美國可能短期內有一定優勢,但終將徹底喪失國際信譽和道義,這對一個世界大國來說才是致命的,因而中國也終將贏得這場超級博弈的勝利。

 

與此同時,日本國內學界也在關注美國一直利用經濟和軍事兩手對世界各國橫加干涉,以及所造成的深重傷害。7月7日,主題為“委內瑞拉如今究竟發生了什麼——經濟危機的實情與背景”的研討會在日本明治大學舉行。曾供職於日本貿易振興機構加拉加斯事務所的Vene Investment株式會社代表松浦健太郎,長期致力於委內瑞拉研究。他在演講中提到以下情況:首先,委內瑞拉原本是極為富庶的國家,造成委當前經濟危局的緣由,有委當局治理經濟能力與經驗不足的一面,但2017年7月美宣佈對委制裁是直接導致委原油產量快速下降、原油出口收入嚴重萎縮、債務風險陡增的決定性因素。其次,美製裁措施及金融擾亂行動所觸發的商家避險行為,進而導致金融市場動盪,這對委經濟和政治的傷害甚於制裁本身。第三,委國民對朝野的支援率大致相當,40%持中間立場。但在美等西方媒體的長期鼓吹和集體攻擊下,結果造成了90%的國民反對馬杜羅政權的國際印象。第四,如果美國製裁是為了打垮委專制政權並解放這個國家,那麼國民經濟和生活應該變得更好,可事實恰恰完全相反。

 

日本立教大學特聘教授西谷修在演講中指出,美國不僅對委發動經濟金融制裁,還在哥倫比亞毗鄰委內瑞拉的邊境長期部署強大軍力。美國對外戰略和政策實際上不存在什麼孤立主義,向來只有門羅主義,當今“美國第一”“美國優先”主義和它根本上是一回事。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美國就已徹底喪失了繼續主導世界經貿與金融秩序的資格與實力,只是世界各國不願任由其徹底拖垮全球經濟而已。(本報東京7月10日電  記者 張建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