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主席:更高的關稅對美國經濟不利

中央廣電總檯海峽飛虹報道(駐美國華盛頓記者趙新宇)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鮑威爾17日在國會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目前最佳的路徑是繼續漸進式提升聯邦基金利率。對於備受矚目的貿易問題,鮑威爾表示,很難預料目前的貿易政策對經濟的影響,但長期的高關稅對經濟不利。

 

今年2月就任美聯儲主席的鮑威爾17日在國會參議院金融委員會出席了半年一次的聽證會,就美國貨幣政策發表講話。鮑威爾在證詞中涉及的美國經濟前景、美聯儲繼續漸進加息、通脹已接近2%的目標、金融監管等內容與此前歷次公開表態內容一致。而在談及貿易問題時,鮑威爾表示,現在還難以預料貿易對經濟未來發展的影響:“當然,我們經歷的經濟實際增長情況往往比我們最佳的預測要更強或更弱。比如,很難預測當前關於貿易政策的討論的最終結果。”

 

不過,鑑於美國去年以來主動與包括歐盟、加拿大、墨西哥、日本、中國在內的眾多貿易伙伴發生貿易爭端,出席當天聽證會的參議員不斷將問題集中在關稅上。鮑威爾則表示,關稅相關議題屬於國會負責的範疇,但鑑於關稅會對經濟產生影響,他認為,從原理上講,奉行開放貿易的國家經濟增速更快:“一般來說,那些對貿易保持開放、沒有設定包括關稅在內的壁壘的國家,其增長速度更快,有更高的收入,更高的生產率。而那些在保護主義方向上走得更遠的國家,表現得就更糟。這是有實證的結論。”

 

雖然鮑威爾儘量避免對特朗普政府的現行貿易政策做出評價,但他也承認,貿易不確定性可能對美國工資增長不利。而且美國的勞動生產率和出口都在世界上處於領先地位,高關稅必定對美國造成傷害:“(現在)很難說(貿易爭端)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在我過去的生涯裡,沒有發生過如此廣泛的貿易紛爭。我沒有看到所有主要貿易伙伴的全面資訊,很難說接下來的發展結果。如果貿易摩擦的最終結果是降低關稅,那對經濟而言是件好事。如果它導致更廣泛的商品或服務貿易領域的高關稅,而且在更長的時間內保持高關稅,那麼對我們和其他經濟體來說,都會造成不利影響。“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16日也警告說,根據現有模型預測,如果當前各方的加徵關稅威脅逐步變為現實,將會導致商業信心下降,到2020年全球產出可能比當前的預測低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