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雜多:生態是生命,動物是親人

雜多,美麗而陌生的地方。它在哪裡?在三江源頭,瀾滄江畔。

 

68歲的雜多縣昂賽鄉老獸醫求軍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揹著沉重的藥箱回到家中,關上庭院大門的一刻,一隻可愛的小岩羊突然躥了出來,趴在大門上撒著嬌,不願離去。

 

青海雜多:生態是生命,動物是親人

 

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岩羊撒嬌不願和求軍分別。人民網記者 餘璐攝

 

“這是我去年6月在上山挖蟲草的途中救助的一隻小岩羊,當時岩羊媽媽已被雪豹咬死了,可憐的小傢伙躺在血泊中,我把它抱回家治療了3個月,恢復健康後把它送回大自然。”求軍說,已經一年多了,每次送到山林,它總是一次次地跑回來。

 

“藏民族對大自然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敬畏,從小就知道山水林草湖不能弄髒,不能獵殺野生動物。當動物們遇到困難的時候,本能想到的是幫助它。”求軍說。

 

三江源,位於世界屋脊——青藏高原腹地,是長江、黃河、瀾滄江三大江河的發源地,素有“中華水塔”的美譽,是珍稀野生動物的天然棲息地和高原基因庫,是中國面積最大的高原高寒溼地生態系統。作為國家生態屏障,三江源的大美畫卷已經展開。

 

雜多縣位於玉樹州西南,是瀾滄江發源地,三江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縣委書記才旦周說,“保護好三江源,保護好‘中華水塔’,確保‘一江清水向東流’,是黨中央、國務院和全國人民的重託,也是雜多人民自覺擔負起的特殊責任。”

 

設立生態管護員:讓牧民增收 環境變美

 

青海雜多:生態是生命,動物是親人

 

生態管護員扎次尼瑪在巡山過程中撿拾垃圾。人民網記者 餘璐攝

 

每天早晨9時,雜多縣扎青鄉牧民扎次尼瑪把自家犛牛趕出牛圈來到草場後,就開始了一天巡山的工作。除了對管護區內草原基礎設施進行監管、舉報盜採盜獵行為、監測草原火情災情以外,“分揀垃圾”也是扎次尼瑪作為“生態管護員”的工作日常。

 

今年52歲的扎次尼瑪面色黝黑,身體硬朗,和善而健談。“我家有6口人,以前全家人靠牛羊放牧為生。如今,雜多縣納入三江源國家公園,家裡有兩人享受一年7800元的國家生態補償,而我也當起了生態管護員,一月工資1800,一年收入2萬多元,過去和現在的生活天壤之別。” “一戶一崗”,即一戶一名生態管護員,是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創新生態管護公益崗位機制,推進山、水、林、草、湖組織化管護、網格化巡查,使牧民由草原利用者變為生態管護者。據瞭解,通過聘用、培訓,目前已全面實現了園區“一戶一崗”,共有17211名生態管護員持證上崗,共同守護大美三江源。

 

青海雜多:生態是生命,動物是親人

 

生態管護員正在往垃圾轉運車運送垃圾。人民網記者 餘璐攝

 

“一戶一崗”制度讓牧民增收致富了,生態環境變美了。對於每一位普通的牧民來說,“垃圾分類”不再是陌生的詞彙,而是一個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雜多縣生態管護員積極參與“三江源”清潔工程,“戶分揀、村收集、鄉轉運、縣處理”的牧區垃圾處理新模式,確保了“垃圾不落地,出門即分類”。

 

如今從玉樹州到雜多縣,每隔5公里,就能看見兩個外形像彩色帳篷的垃圾轉運站,這些轉運站的垃圾將被運到雜多縣城統一回收處理。此外,雜多縣還設立46個環保網格,184個衛生小組,配備網格長和衛生小組組長,招錄生態環衛公益崗位人員,初步建立了“以社群為依託,以環保網格為載體,以衛生小組為抓手,以困難群眾為主體,以垃圾分類為目標”的環衛體系。

 

垃圾換文具:讓環保理念進校園

 

生態是生命,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三江源生態環境,雜多人民已經形成人人懂生態、愛生態、護生態、講生態的良好氛圍。讓環保理念進校園,雜多縣昂塞鄉的“垃圾換文具”活動是提高青少年生態環保意識的最好證明。

 

青海雜多:生態是生命,動物是親人

 

圖左為昂塞鄉鄉長旦增文秀向記者介紹“垃圾換文具”活動,圖右為學校評選出的“環保小衛士”。人民網記者 餘璐攝

 

“兩個塑料瓶換一支鉛筆,一斤廢紙換一支中性筆……”昂塞鄉鄉長旦增文秀介紹,從今年4月份開始昂賽鄉開展“垃圾換文具”活動,讓保護三江源的理念從娃娃抓起。根據孩子們垃圾收集數量、垃圾分類準確率、環保知識的掌握情況,老師記錄政府買單,每個季度集中評比“環保小衛士”頒發紀念章。在學校的“垃圾兌換點”每個孩子都可以把塑料瓶、舊書本等垃圾換成鉛筆、筆記本等文具。“以前孩子們習慣隨手扔垃圾,但通過環保進課堂、垃圾換文具等形式,孩子的環境意識提高了,垃圾也減少了,更加有效帶動了社會環保風氣。”旦增文秀高興地說道。

 

如今,昂賽鄉的牧民們自願投身生態保護事業,沿著公路、沿著山川河湖撿垃圾,保護生態已成為昂賽鄉牧民的自覺行為。組建鄉鎮管護站、村級管護隊和管護小分隊,構建遠距離“點成線、網成面”的管護體系,生態管護員及時化解矛盾糾紛、排除隱患。

 

建立人獸衝突基金:把動物當親人

 

“雪豹可以守護山川,白脣鹿像花一樣盛開在山間,金雕可以自由翱翔。” 在三江源,人和野生動物的界限並不那麼的明顯,它們是鄰居,是親人。

 

三江源自然保護區平均海拔3500~4800米,是世界上高海拔生物多樣性最集中的地區之一。對於雜多縣昂賽鄉的牧民來說,野生動物也常常會惹些麻煩。以岩羊為主要食物的雪豹,不時也會走到山下捕獵家畜,給牧民帶來損失。因猛獸襲擊,昂賽鄉年都村每年平均每戶損失4.6頭牛,最高損失數量有時會達到二三十頭牛。

 

為此,昂賽鄉建立了以社群為管理主體的“人獸衝突基金”。雜多縣人民政府出資10萬元,社會各界眾籌10萬元,牧民為自己的每一頭犛牛繳納3塊錢的保險,共同設立了社群基金。

 

“通過現場認定,每頭4歲以上的犛牛可以得到1500元的保險金,2-4歲1000元,2歲以下500元。去年,在年都村一個村共計賠償23萬元。”昂賽鄉鄉長旦增文秀向記者介紹道,保險基金鼓勵並協助牧民開展主動管理,損失數量明顯下降。2015年全年有300多頭牲畜被捕食,而2017年到8月份僅僅發生了17起。這種補償機制的建立,也讓牧民保護野生動物的積極性明顯提高。

 

青海雜多:生態是生命,動物是親人

 

生態管護員代來在騎馬巡山。人民網記者 餘璐攝

 

45歲的康巴漢子代來,有著藏族人特有的古銅膚色,豪放而熱情。如今,已在管護員崗位工作了14個春秋的他,在巡山過程中與金錢豹、雪豹、猞猁、藏羚羊、黑頸鶴、江獺等一級保護動物見面,已並不新鮮。

 

2016年11月的一天,代來在巡山管護期間,在昂賽鄉年都村一社附近的公路邊發現了一隻因打鬥受傷的雪豹。於是他立即組織管護員開展救治雪豹行動,將雪豹送到獸醫站清洗消毒包紮傷口,經過3個月的治療,雪豹傷口痊癒,代來將它放回大山深處。

 

青海雜多:生態是生命,動物是親人

 

雪豹重回大自然。 圖片來源:三江源國家公園

 

像代來這樣把動物當親人,上演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溫情故事,昂賽鄉還有很多,這其中有雪豹、金錢豹、棕熊、白脣鹿、金雕、大鵟……當被記者問及是否覺得辛苦,代來笑談道,“我非常喜歡這份工作,作為一名管護員,職責就是管護好三江源國家公園內的野生動物,還他們一個安生的美麗家園。以前草原退化,野生動物也少了,現在大家齊心保護,環境好了,野生動物也越來越多,為三江源的生態貢獻自己的一份力,辛苦也值得。”

 

青海雜多:生態是生命,動物是親人

 

“彩色帳篷”——垃圾轉運站,與三江源美景相映成趣。 人民網記者 餘璐攝

 

綠水逶迤去,青山相向開。呵護“中華水塔”,守住三江源這方淨土,雜多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寫下實踐註腳,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奏響了三江源的綠色生態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