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歐洲議會議員:中歐不應是競爭對手,而是朋友

獨家專訪歐洲議會議員:中歐不應是競爭對手,而是朋友

 

今年是中歐建交45週年。不久前舉行的中德歐最高領導人的重要會晤,是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新冠肺炎疫情交織的背景下,中歐之間又一次重要的戰略溝通。正如習近平主席所言,中歐作為世界兩大力量、兩大市場、兩大文明,主張什麼、反對什麼、合作什麼,具有世界意義。

 

歐洲議會議員馬努·皮內達近日在接受人民網獨家專訪時指出,中歐之間建立以互尊互信為出發點,以共同利益為基礎的國際關係是完全可能的,歐洲應更加積極地加入到“一帶一路”共建中來,與中國成為朋友。

 

以下為採訪全文:

 

人民網:您可以談談您對中國的了解和您與中國的淵源嗎?

 

馬努·皮內達:1949年新中國成立,是二十世紀最重大的歷史事件之一。自此,中國開始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產生影響。中國的逐步強大、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日益的重要的作用、為促進社會發展和捍衛世界和平所作出的努力,以及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政治組織的中國共產黨的重要性作用,都使中國成為全世界共產黨以及進步和左派政治力量的重要典範。歷史上,建設社會主義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極其複雜的過程,但是毫無疑問,中國為這一程序奉獻了巨大的力量。

 

我一直密切關注著中國的發展和進步,特別是自從我當選為西班牙共產黨國際關係處負責人以來,我對中國的興趣更加濃烈了。

 

人民網:您曾說“因為歐洲議會關於香港問題做出的決議,歐盟會再次處於美國的陰影之下”,這種情況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呢?如何避免國際衝突中大國可能在歐盟尋求的“木偶效應”呢?

 

馬努·皮內達:歐盟必須一次性擺脫美國政府直接製造並且正在流傳的謊言,必須對美國右翼勢力及其想要在中美間挑起事端的企圖進行果斷全面的分析判斷,堅決說不。

 

近幾個月來,在外交事務委員會和在歐盟議會進行的討論,都集中在對中國採取反對態度,站在中國對立面的立場上。看到歐盟以“中國不顧人權強制鎮壓香港暴亂”為由,做出一項關於香港問題的決議,這實在令我感到羞恥。我對該決議投了反對票,並且在討論中再次譴責了參會議員撒謊和進行不誠實政治宣傳的行為。

 

幸運的是,歐盟知道與中國的關係對於歐元區是至關重要的,只要看看貿易資料就明白,因此歐盟對美國對華政策的支援沒有像美國盟友那般達到制裁的地步。

 

當今世界是一個多極化的世界,美國的霸主地位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歐盟必須做出決定是繼續附庸於美國特朗普當局重返冷戰策略的傾向,還是敢於獨立、捍衛世界未來的和平和全人類的進步。

 

人民網:您認為歐盟當前就與中國的貿易和政治關係採取的立場適宜嗎?

 

馬努·皮內達: 歐盟必須重新考慮與中國的關係,可以說歐盟應該嘗試將中國視為一個合作伙伴,而不是像特朗普總統那樣繼續視中國為競爭對手。

 

歐盟必須明白,與中國建立以互尊互信為出發點,以共同利益為基礎的國際關係是完全可能的,這也是我希望歐盟採取的方向。因此,我曾正式建議歐洲議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歐盟使團共同努力,研究出平等、沒有祕密條款、沒有避稅地、保護環境的條件,在這些條件下加入到“一帶一路”倡議的方案。不幸的是,我們沒有得到迴應,但是我們會繼續堅持。

 

人民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已經被證明是促進中國同時也推動世界經濟健康發展的有效方式……您認為這種制度中哪些因素對於歐盟,特別是西班牙是有價值的嗎?

 

馬努·皮內達: 中國成功地建立了實力雄厚的國有企業,中國人民不用再遭受失業的痛苦,而在地球上其他地區仍然還有億萬失業人口。中國將國家發展了起來,並且創造了成為世界榜樣的現代化城市,在提高了14億居民的生活水平的同時,也更加重視自然保護和氣候變化帶來的風險。我認為,對於歐盟和西班牙而言,擁有強大的國有企業,確保人民的福祉是非常重要的。

 

資本主義已經顯示出它在面對人類問題時的無能為力。因此我們非常關注中國的發展和倡議,以及其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另外,我認為西班牙和歐盟需要一種新的發展模式,一種擺脫資本主義的脆弱和不公正、走向社會主義的發展模式。

 

人民網:據外媒報道,美國政府威脅正在考慮對所有中國共產黨員及其家屬實行旅行限制。您如何看待美國動輒威脅制裁的做法同其一貫鼓吹並推動的“民主外交”之間的關係?

 

馬努·皮內達:這完全是無稽之談,是典型的特朗普政府。當今美國政府除了把國際局勢複雜化之外,別無貢獻。他們破壞那些給世界帶來穩定的國際條約,哪怕本就是勉強維繫的條約。美國總是喜歡自稱為“世界上最民主的國家”,但我們知道,這純屬空談,以掩蓋其現實和行動,無論是在國內,如我們看到的令人作嘔的種族主義和對工人的可怕剝削,還是在其外交政策中,美國隨意利用“捍衛民主”來為其推動的政變或其領導的戰爭和軍事入侵、以及其實施的制裁辯護,無恥地違反國際法,而這一切對世界各國造成了巨大的痛苦,並且仍在繼續製造痛苦。

 

我們不應忘記,在過去的20年中,美國參加了30多次戰爭,這些戰爭導致數十萬人喪生和三千多萬難民。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這些年從未參加過任何一場戰爭,並且正在努力地促進世界和平與協作發展。

 

此外,美國對人權的工具化,編造所謂的人道主義危機,來妖魔化那些不接受成為帝國主義附庸國的主權國家,如委內瑞拉或古巴,並以此為藉口來破壞他國穩定,干涉別國內政,這些都揭示了美國的虛偽。這不是民眾想要的“民主”。我們也看到有些政府和民眾是如何站起來反對這些做法的,其中也包括美國某部門對於不斷被殺害的非洲裔群體和美國的結構性種族主義說“夠了”。

 

人民網:儘管有人試圖忽視甚至歪曲中國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所採取的各種行動,但中國表現出與其他國家的團結互助、命運與共不容被忽視。您認為呢?

 

馬努·皮內達:當然了。可以看到中國除了抗擊本國疫情外,還毫不猶豫地向義大利、荷蘭、英國等不少國家提供了醫療援助、派遣了醫療專家小組,為他們提供口罩、醫療裝置和檢測試劑,彰顯了這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國際社會責任感。

 

中國也為西班牙提供了醫療援助。與其他政府的可恥態度截然不同,中國政府始終將維護人民的健康與福祉作為首要目標,及時共享資訊,為戰勝疫情而努力。中國對於戰勝疫情所作出的貢獻是不可估量的,毫無疑問各國人民都會記住中國給予的支援。

 

人民網:今年中國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對此,您覺得中國社會取得了哪些進步?以及哪些方面還需要再完善?

 

馬努·皮內達:希望中國持續改善民生,工人工資不斷增長,衛生體系日益完善,從小學到大學的各級教育體系不斷改善,以及增加對退休人員福利的關注,因為他們是中國人民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新中國復興做出了重大貢獻。與此同時,還必須努力改善農民的生活,消除仍然存在的小部分貧困,改善城市空氣質量,繼續發展綠色空間和增加森林面積,始終以實現令人民滿意的生活為指引,正如中國共產黨經常說的那樣:“小康”。

 

人民網: 您如何看待目前中國的減貧成果?

 

馬努·皮內達: 我們知道中國為世界減貧作出了巨大的努力。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中國有近8億人擺脫了貧困,這足以說明中國脫貧工作的巨大成果,這是世界上開展的最大規模的減貧,而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

 

人民網:如今西班牙面臨著一個重要的問題:是否使用華為的技術,西班牙應該聽誰的呢?

 

馬努·皮內達:西班牙應該完全擺脫特朗普政府荒謬的胡話,他們在對華經濟戰中編造了與華為相關的謊言。幸運的是,似乎歐盟和西班牙都沒有陷入他們的謊言“遊戲”中。不過我們仍不能放鬆警惕,必須繼續揭發美國僅僅以遏制中國經濟增長、保護美國腐朽霸權主義而實施的制裁。

 

人民網:隨著中國成功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國內逐漸恢復生產,中國經濟在今年第二季度再次出現增長。您是否認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顯示出其韌性?

 

馬努·皮內達:毫無疑問,今天的中國是世界大國,這清楚地表明瞭懷疑者的斷言沒有實現。中國已經戰勝了新冠疫情,死亡人數明顯少於資本主義國家。我們只要記住,美國有逾20萬人死於新冠病毒,而中國是四千多人。中國經濟正在從新冠疫情的影響中迅速恢復,這是中國社會主義制度能力的體現,該制度引領了歷史上最重要的經濟轉變,在幾十年中取得了西方資本主義用兩個世紀才達到的發展和變化。

 

人民網:去年,新中國成立70週年之際,巴塞羅那自治大學的阿聯酋東亞研究中心前主任塞恩·格爾登(Seán Golden)曾指出,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卻捍衛自由秩序。而許多資本主義國家卻在試圖重返保護主義。您認為在螺旋發展的基礎上實現對立統一是一種中國智慧嗎?

 

馬努·皮內達:這明顯是一種悖論,因為中國並不是捍衛“自由秩序”,而是捍衛其滿足人民需要的社會主義制度。面對美國和其他重返貿易保護主義的資本主義國家,中國主張保持開放,促進貿易往來和人員交流,這僅僅表明資本國家的生產力正在減弱,他們再也無法在同等條件下與中國的工業展開競爭。

 

實際上,這是歷史上經常發生的事情。當美國和英國的工業在世界上占主導地位時,他們曾經也都是自由貿易商,而當他們生產的產品和中國相比起來價格更昂貴且質量較低時,便不再支援自由貿易主義了。

 

人民網:您認為西班牙加入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是否有好處?

 

馬努·皮內達:毫無疑問,在我們黨內,從歐洲議會到西班牙部長理事會各個領域,我們都在努力地推進西班牙加入“一帶一路”倡議。我樂觀地認為,我們可以很快在這方面取得進展。但是,不僅在西班牙,而且在其他尚未加入該倡議的歐洲國家中,我希望他們能理解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性。

 

記者:趙健 亞瑟夫 李琳(實習)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