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騷亂撕下臺灣這夥人畫皮(日月談)

近日美國部分示威者暴力衝擊國會大廈,台灣有人將其比作美版“太陽花”事件。綠營眾人自然是百般否認,台灣前行政機構負責人江宜樺一針見血地指出,兩者儘管訴求不同,但違法佔領官署的本質相同。同樣的行為,在美國被逮捕起訴,在臺灣卻是當上高官。

 

島內有識之士認為,身處法治社會,當示威行動逾越法律紅線,便應當繩之以法。美國國會被暴力衝擊,數小時內完成清場和復會。反觀2014年臺灣所謂的“太陽花學運”,立法機構被佔領20多天,行政機構也遭突襲,執法的警察不要說舉槍威懾,連最基本的行使公權力驅離都不敢。

 

非但不設法逼退,還有民進黨籍“立委”與示威者互相唱和並提供各種支援。好不容易時任行政機構負責人江宜樺下令驅離佔場的抗議者,從警察到行政機構負責人反遭起訴,甚至被控以殺人罪。

 

其時有意參選民進黨黨主席的蔡英文,為“太陽花學運”站臺並聲援稱,“如果追求民主是一種罪,我們通通都有罪。”民進黨堅稱“太陽花學運”是政治事件而非法律事件,在司法層面上下其手,上臺後對當年相關涉案者主動撤告,反倒讓執法者官司纏身。

 

更荒唐的是,“太陽花學運”涉案者不但毫髮無傷,更轉身步入政壇青雲直上。從“立委”、議員到民進黨要職,論功行賞、分毫不差。“學運”頭目黃國昌一度擔任“時代力量”“立委”,林飛帆畢業後首份工作即為月薪9萬元新臺幣的民進黨副秘書長,被諷為“林九萬”,如今更傳出被點名參選新竹市長。

 

從為“太陽花學運”大開後門到大搞政治酬庸,顯見民進黨是背後的政治力量和最大贏家。民進黨通過炒作“恐中反中”,致使政治民粹化達到高峰,素日培養的“學運小將”一擁而上,令已正式簽訂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無限延宕。

 

民粹之火也助燃了政黨輪替,踩著“太陽花學運”的墊腳石,民進黨重回執政,也將一手栽培的盟友送入政壇。民進黨食髓知味,又從教育入手,將頗具暴力色彩的“太陽花學運”納入高中“公民與社會”教材,搭配“學運小將”霸佔立法機構的照片,聲稱“藉此表達其對於兩岸服貿協議的要求與主張”。民進黨打著所謂民主政治的旗號,鼓吹違法行為合理正當,誘使島內年輕人有樣學樣。

 

照此說來,抗議者都大可衝擊立法和行政機構?制定公共政策時“比拳頭”比“數人頭”更可靠?有臺媒痛批,如果打著“反服貿”旗號便可佔領立法機構,如今島內“反萊豬”(含瘦肉精美豬進口)民怨沸騰,是否也可以如法炮製?!

 

那民進黨上臺後,為何一改此前“聽不到就拍桌子”口徑,放言“沒有必要就不要常常上街”,為防堵抗議民眾如臨大敵,在立法和行政機構前佈置重重鐵絲拒馬和強勢警力?如此前後不一,不正暴露其為掌權不擇手段,為坐穩位子大搞高壓專制的本質嗎?

 

將“太陽花學運”作為工具,民進黨完成了又一場政治操弄。朝令夕改“髮夾彎”,自相矛盾“玩雙標”,撕下民進黨政治權謀的假面,台灣民眾應看清其圖利一己之私、放任台灣社會沉淪的禍心。 張盼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