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同胞擦亮眼睛,大陸才是你們的親人

2月6日深夜,臺灣花蓮發生大地震。7日上午,國臺辦主任張志軍與花蓮縣長傅崐萁緊急通電話,海協會會長陳德銘致電花蓮縣有關方面,高度關切地震災情,並表示願意提供派遣救援隊在內的救災協助。同日,中國紅十字會決定向臺灣紅十字組織提供100萬元人民幣緊急救災款。海協會、福建省、廣西壯族自治區有關方面也分別向花蓮方面捐贈100萬元人民幣,幫助受災同胞渡過難關。

 

“親日遠陸”遭打臉

 

意外的是,臺灣方面拒絕了大陸的救援意向,同時選擇日本的救援者。面對社會各界質疑時,陸委會迴應稱,“在災後廢墟中尋找失蹤者方面,日本的技術最先進”。話剛說完,就有臺灣媒體發現,日本團隊赴災區攜帶的電磁波人命探查裝置大陸也有采購。大陸明明有相關裝置,不知陸委會是罔顧事實還是壓根不知道?

 

臺灣方面“選日拒陸”被打臉不止這一遭。在仍有五名大陸游客失聯的情況下,日本救援隊選擇提前撤出,總計待在臺灣的時間不到48小時。撤走時,日本救援隊表示,“之前來的時候就只是打算提供生命探測儀,沒有打算進到裡面去”,只負責“提供我們的器材”、“教各位兄弟如何使用”而不管如何搜救,更不願自己進入災區。東南衛視花蓮災區前方記者葉青林先生更是揭露了日本救援隊令人無語的一面。

 

花蓮災區搜救隊樑隊長問日本人“你們的儀器我們的隊員還不熟悉,你們有打算自己進去用嗎?”日本人回答道:“聽你介紹裡面還是很危險,我們是不會進去的!但我們可以在外面教你們怎麼用”。對話結束後,葉青林告訴救援隊長“要是我們的救援隊來了,一定主動要進去!”在災難面前,選擇以搶救更多生命為優先還是以救援者完全安全為優先,正是大陸和日本救援隊的本質不同。

 

從救援經驗上來講,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於強就認為,“大陸的災難救援工作現在已經非常專業。以公羊隊為例,汶川、雅安、巴基斯坦、尼泊爾等多個地震的救援工作都有他們的身影,已經積累了非常豐富的經驗。”於強副教授所提及的公羊隊,在兩年前也曾參與臺南倒塌大樓的救援,因為參與救出年僅8歲、被困61小時的小女孩而廣為稱道。這不禁讓人疑問,為何兩年前還有資格參與臺灣救災,兩年後卻不行?大概是“技術”發展太快吧。

 

新加坡《聯合早報》感慨,蔡當局如果有智慧在第一時間讓大陸搜救隊赴臺救援,或許可以減少憾事。臺灣《聯合報》也質疑,為什麼讓日本搜救隊來,卻不讓大陸的搜救隊來?罹難名單裡,一大半是陸客,給大陸救難隊來救不是順理成章嗎?“日本有先進的生命探測儀”,這是理由嗎?

 

臺灣的“救災政治學”

 

2月8日,花蓮垮塌大樓現場,救援人員緊張施救,卻因為蔡英文前往現場視察必須停止搜救、列隊歡迎。僅僅因為蔡英文向救災人員說了三個字“辛苦了”,救援行動就停止半個小時以上,有臺灣媒體感慨,“來接待這位重量級觀眾(蔡英文),對救災造成的干擾,遠比闖進管制區看熱鬧的民眾更嚴重”。

 

更有人認為,賴清德第一時間進駐指揮中心,蔡英文的反應本來就慢半拍,要是不找機會“作秀”,民眾就只記得賴清德很認真而不知道蔡英文在幹什麼。何況,兩年前賴清德深陷“登革熱致死”、“不進議會”等種種爭議,正是面對救災的亮眼表現翻轉民調。在賴清德民調高過蔡英文的情況下,這樣的暗中較勁也就不奇怪。

 

從各方表現來看,臺灣政客伎倆顯露無疑,而臺灣方面拒絕大陸救援隊選擇日本救援隊,不僅是“所託非人”那麼簡單,更能看出誰真正視臺灣民眾為同胞:誰第一時間想著救人?誰充滿了政治算計?(李東海,四川省臺灣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