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好收“紅包”,3000億降費來了!

民間有句歇後語,“打瞌睡送枕頭——正是時候”。最近,實體經濟就迎來了這麼場及時雨!

 

日前,國家發改委、財政部下發《部分行政事業性收費標準的通知》,為進一步加大降費力度,切實減輕社會負擔,促進實體經濟發展,自7月1日起,降低無線電頻率佔用費、出入境證照類收費、商標註冊收費等部分行政事業性收費標準。

 

這是自5月1日起3000多億元社保降費實施後,今年減稅降費的又一重大舉措。那麼這一輪降費會涉及哪些領域?又會產生哪些積極影響呢?麻辣姐為您逐一分析!

 

全年為企業和居民再減負3000億元以上

 

這輪降費,實際上早就在路上了。

 

今年4月3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就確定,7月1日推出一系列降低政府性收費和經營服務性收費的措施,進一步為企業和群眾減負。這一批降費專案可真是不少,受益面也很廣,麻辣姐先給您列舉三個。

 

-第一是買車位的車主受益。車庫、車位等不動產所有權登記收費標準,由每件550元降為80元。

 

第二是出境遊的旅客受益。因私普通護照收費標準,由160元/本降為120元/本;往來港澳通行證收費標準,由80元/張降為60元/張。

 

第三是智慧財產權擁有者受益。受理商標續展註冊費收費標準,由1000元降為500元,變更費收費標準由250元降為150元;可以申請減繳專利收費的企業範圍,從應納稅所得額低於30萬元擴大為低於100萬元。

 

這個訊息一出來,又是一石激起千層浪。不有網友留言:“我剛換完護照就降價了,早知道等等就好啦!”沒關係,現在人們出國旅遊、商務活動多,這次沒趕上還有下次。

 

降幅最大的,是車庫、車位等不動產所有權登記收費標準,從550元降到了80元,差不多隻剩了個零頭。可惜的是,麻辣姐家沒有車庫,小區裡的車位也是租的,沒機會繳這個“不動產所有權登記”費。

 

無論你的護照辦還是不辦,車位產權屬於你還是不屬於你,反正降費就在那裡。

 

除了這些具體的事項,企業能享受到的降費專案還有很多。例如,降低行動網路流量和中小企業寬頻資費;降低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和民航發展基金徵收標準降低一半;對產教融合試點企業興辦職業教育符合條件的投資,落實按投資額30%抵免當年應繳教育費附加和地方教育附加的政策。

 

事業單位也有“紅包”,至2024年底對中央所屬企事業單位減半徵收文化事業建設費,並授權各省(區、市)在50%幅度內對地方企事業單位和個人減徵此項收費。

 

據介紹,這一輪降費舉措,主要瞄準企業日常性開支成本的減負,全年將為企業和群眾減負3000億元以上,將有力保障全年減稅降費規模約2萬億元。

 

要使降成本效果落地,還應深化配套改革

 

自2015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三去一降一補”以來,“降成本”一直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關鍵詞,減稅降費則是“降成本”中的關鍵一招。

 

2016年6000億元、2017年超過1萬億元、2018年約1.3萬億元、2019年約2萬億元……近年來,我國減稅降費的規模不減、力度不減,有力推動了實體經濟擴大盈利空間,積極進行轉型升級。

 

前五月資料顯示,我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5.6%,增速比1—4月份回落0.5個百分點,其中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同比增長5.3%,增速低於全社會投資增速,也比1—4月份回落0.2個百分點。再看消費,今年以來,我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分別為1-2月的8.2%、3月的8.7%、4月的7.2%、5月的8.6%,也出現了小幅波動。

 

“從前5月公佈的經濟資料看,中國經濟保持了平穩執行。但是,由於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增加,使中國經濟面臨下行壓力,這時擴大內需尤為重要。”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說。“擴大內需,就要讓消費發揮基礎性作用,投資發揮關鍵性作用。7月1日這一輪降費落地後,市場主體的信心會增強,投資和消費的熱情也會增加。”

 

“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企業盈利增速放緩,有必要進一步積極落實減稅降費,放水養魚。”恆大經濟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說,降成本的主要目的在於激發微觀市場主體活力,是供給側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當前我國企業面臨的稅費、社保、電力、能源、通訊、土地、物流、融資等基礎性成本依然偏高,需要在這些領域著力入手,把企業的負擔減下來。

 

實際上,讓降成本好政策不折不扣落地,絕不是下發通知就萬事大吉,確實需要一套組合拳。

 

去年《政府工作報告》承諾一般工商業電價平均降低10%。可是有關監管部門暗訪時發現,直到夏末還有相當一部分工商業企業根本沒有獲得感。

 

據介紹,一般工商業企業多是中小工商戶,無法直接與電網交易,只能通過商場、園區、寫字樓等轉供電主體買電。全國轉供電主體約有40萬戶,涉及的終端使用者有3400多萬戶,當電網企業將電費退還給代繳費的轉供電主體時,一些轉供電主體卻將紅利截留。

 

針對這一情況,去年9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果斷出手,對廣州王府井百貨大樓、深圳會展中心有限責任公司、上海世紀聯華超市、北京甘家口大廈等不執行國家電價政策的商家予以通報並行政處罰,對各地、各部門切實落實降電價政策發揮了震懾作用。

 

另一方面,要使降成本效果落地,還應深化配套改革。還以降電價為例,去年,為了確保一般工商業電價平均降低10%,國家發改委分四批出臺了10大措施,包括推進區域電網和跨省跨區輸電價格改革、臨時性降低輸配電價、降低電網企業增值稅、擴大跨省跨區電力交易規模、降低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取消電網企業部分壟斷性服務收費專案等,最終為實體經濟降低用電成本約1000億元。

 

“降成本,歸根到底要通過改革解決。” 任澤平認為,對於電力、能源、通訊等基礎性成本較高的局面,有必要通過深化改革開放來解決,即放開市場準入,通過公平競爭降低成本。對於企業融資成本偏高的問題,則要積極推進金融供給側改革,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支援中小銀行發展,通過利率市場化以及放開行業准入加以解決。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