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個普通地市人均GDP超10萬:要麼有廠,要麼有礦

人均GDP是衡量區域發展水平的重要指標之一。在直轄市、計劃單列市和省會城市之外,還有哪些普通地級市的人均GDP比較高呢?

 

第一財經記者統計梳理了各個地級市的人均GDP後發現,目前共有70個普通地級市2019年人均GDP高於70892元的全國平均水平,其中28個城市超過10萬元大關,這些城市主要有兩部分,一部分來自東部沿海發達地區,製造業發達,工廠多;另一部分則主要來自中西部的一些能源大市,石油、煤炭等產業為主導。

 

28個普通地市人均GDP超10萬:要麼有廠,要麼有礦

 

江蘇入圍城市最多

 

從區域分佈來看,28個城市中,有20個來自東部沿海地區,主要分佈在江蘇、山東、浙江、福建和廣東5個省份。其中,江蘇有7個地級市入圍,是入圍城市最多的省份。江蘇也是直轄市以外,我國人均GDP最高的省份,去年全省人均地區生產總值達123607元,在各省份中僅次於北京和上海,位居第三。

 

江蘇入圍的7個地級市分別是無錫、蘇州、常州、鎮江、揚州、南通、泰州,主要為蘇南和蘇中地區。改革開放後,得益於外向型經濟的發展,整個江蘇的經濟發展程度按照離上海的遠近而呈現變化。離上海最近的蘇南“蘇錫常”地區經濟發展最好,蘇中的南通、揚州、泰州等次之,蘇北相對比較落後。不過,近年來,江蘇南北的區域差距在不斷縮小。

 

同屬長三角的浙江有4個地市人均GDP超過10萬元,分別是舟山、紹興、嘉興和湖州,均位於環杭州灣附近。可見浙江經濟也呈現明顯的南北分化,位於長三角核心區的幾個城市發展水平高於浙西、浙南。

 

廣東、福建和山東各有三個城市入圍。第一經濟大省廣東的3個入圍城市分別是珠海、佛山和東莞。珠海是經濟特區,也是珠江西岸的中心城市,儘管經濟總量不大,但這些年第三產業、高新產業發展很不錯。佛山和東莞則是著名的製造業大市,東莞更有“世界工廠”之稱。從區域分佈上看,這三個城市位於珠三角核心區,靠近一線城市。

 

福建入圍的三個城市分別是泉州、龍巖和三明。其中泉州位居閩南沿海,以紡織鞋帽等輕紡工業為支柱產業,連續20多年位居福建經濟總量第一。龍巖和三明則位居福建西南部和西部山區,這兩個城市雖然山地多、平地少,但人均GDP超過了福建東部沿海平地較多的漳州和莆田,這也凸顯了福建發展的均衡性。福建也是唯一一個所有地市人均GDP都超過全國平均水平的省份。

 

廈門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丁長髮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福建的幾個山區市人均山林面積很大,人們從林業、農業可以獲得不少收益。以前三明等地的發展基礎也比較好。另外,福建已經實現市市通高鐵、縣縣通高速,基礎設施較完善,這也有利於區域的均衡發展。

 

山東入圍的三個城市分別是東營、煙臺和威海,其中東營是石油城,煙臺和威海屬於膠東半島經濟發達地區,製造業和外貿進出口突出。

 

整體來看,沿海人均GDP超10萬元大關的20個城市中,除了東營是典型的能源城市,以及龍巖、三明的能源重化產業比較突出以外,其餘大多是外向型經濟發達、製造業發達、工廠多的城市。比如蘇州的電子資訊、輕工、紡織十分突出,是我國工業產值最大的城市之一;東莞的電子資訊、紡織服裝,佛山的家電、陶瓷、傢俱等都十分突出。

 

對這些製造業為主的城市來說,當前也面臨著加快轉型升級的關口。一方面,近年來外貿出口放緩,這些外向型突出的城市經濟增速也隨之放緩。另一方面,這些城市產業結構以製造業為主,在城市空間分佈上,往往呈現下轄縣域、鄉鎮實力強而中心城區較弱,第三產業尤其是現代服務業也不夠突出,這都制約了城市經濟的轉型升級。

 

展望未來,這些城市的發展路徑各不相同。包括蘇州、東莞、佛山、無錫、南通、珠海等處於長三角、珠三角核心區,並且鄰近一線龍頭城市的普通地級市,當前的轉型升級主要是在城市群、都市圈的一體化過程中,緊密與一線城市、核心城市合作,優勢互補,藉助一線城市資源、產業外溢的契機,加快自身產業的升級。

 

而泉州、煙臺等遠離核心經濟和一線城市的普通地級市,雖然人均GDP較高,但普遍存在高新產業發展不足、對傳統路徑依賴較高的問題。這些城市未來仍需要破解人才不足、中心城區帶動力較弱等瓶頸。

 

中西部多城:雖然有礦 但仍需長遠佈局

 

沿海之外,中西部人均GDP超越10萬元大關的普通地級市共有8個,其中湖北和內蒙古各2個,新疆、甘肅、青海、陝西各1個。

 

湖北的2個城市分別是宜昌和鄂州。其中宜昌是三峽大壩所在地,也是湖北“一主兩副”中的省域副中心城市之一。鄂州緊鄰武漢,位於鄂州的順豐機場旨在打造全球第四個、亞洲第一的航空物流樞紐。近年來,有關鄂州併入武漢的呼聲一直不少。

 

除了湖北的兩個城市,另外6個城市全部來自西部省份,且主要是以煤炭、石油等能源為主的城市。這其中,煤炭大市鄂爾多斯和榆林表現十分突出。

 

鄂爾多斯是進入新世紀後因煤炭能源而迅速崛起的城市,2019年全市完成地區生產總值3605.0億元,,超越了自治區首府呼和浩特和老牌重工業城市包頭,位居內蒙古第一。

 

榆林同樣是因煤炭而崛起的城市,2019年,榆林實現GDP4136.28億元。陝西省城市經濟文化研究會會長張寶通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榆林的煤炭化工產業優勢十分明顯,而且與環渤海地區聯絡緊密。榆林是西安之外陝西第二經濟大市,也是西北GDP第二強市。

 

經濟發展起來後,地方財政有了錢,就會加大對教育等公共資源的投入。比如,從2013年以來,榆林的小學在校生數量增長51.9%,增速位居全國所有城市第一位。根據《榆林日報》報道,榆林市近年新建、改擴建中小學和幼兒園超過700所,新增學位13.5萬個。2020年,全市高考工作實現新突破,高考萬人比連續兩年位居全省第三。

 

不過,因能源經濟而興起的城市,未來也可能因能源枯竭而走向衰落、收縮,這樣的例子在國內外比比皆是,因此這些城市都需要未雨綢繆,加快非能源產業的發展,儘量降低對能源產業的依賴。

 

近年來,多個能源大市都在發展非能源產業,比如鄂爾多斯大力發展汽車、裝備製造、陶瓷等產業。其中,奇瑞鄂爾多斯工廠不僅成為奇瑞集團重要生產基地,還對鄂爾多斯當地的汽車工業發展以及經濟發展起到了重要的帶動作用。

 

榆林也在加速提升綜合性功能。榆林官方近期透露,榆林作為陝西省經濟增長的重要一極,西安、榆林“雙核”戰略即將納入全省“十四五”規劃,榆林發展的戰略地位將進一步凸顯。

 

中西部之外,整個東北地區沒有一個普通地級市人均GDP突破10萬元大關。在東北的普通地級市中,石油城大慶人均GDP最高,達到了94423元;位居第二的盤錦同樣是以石油產業為支柱產業,人均GDP達到了88983元。

標籤: